第三十章

推荐阅读:

    男人闲庭信步一样的走进了房,皱着眉头打量整间房的布置。“哎,真穷。”说着还回头看了一眼三哥,三哥一看他那神情就火了,立马扔下季盏就冲了过来,“有意见?有意见快点滚!”

    季盏有些搞不明白眼前的状况,站在门外看着他们闹,男人显然是不想搭理三哥,“把我大老远的叫来,就是为了她?”男人挑着眉上下打量季盏,“乳臭未干。”三哥这时候也不闹了,抽出一根烟就刁在嘴里准备抽,男人劈手就把烟打掉了,三哥本来平稳的情绪又被激了出来,“我靠!”

    男人拍了拍手,“我讨厌烟味,总而言之,我们现在要换个地方住,小鬼迅速的去收拾东西。”说这话的时候看都没看季盏一眼,季盏冷哼一声,“凭什么?你说让我走我就走,不好意思,这是我的地方,要走的也是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听到这话诧异的看了季盏一眼,随即嘴角挂起一丝玩味,“小鬼,再不走,大灰狼把你叼走了的,乖乖跟叔叔走。”季盏心里恼怒,恶狠狠的盯着三哥,“他是谁!”三哥摊了摊手,“还是听他的吧!他是有钱人,跟着他有肉吃。”

    季盏看着两人心中冷笑,不为所动的倚着门框看着他们,“如果你不解释清楚,休想我跟着你们走。”男人笑了起来,看着季盏,“小鬼,你知道我来干嘛的吗?我是来救你的命的,你现在在这里跟我讨价还价是不是有点无聊?”

    季盏皱起眉头,“救我?我需要救吗?”男人好整以暇的打理着自己的袖口,“怎么,不需要吗?你这种小鱼小虾丢在季家那群虎狼之中,马上就被啃得面目全非了,要不是这二愣子,你以为我会来吗?请你不要多事了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三哥咳嗽了几声,“你敢不敢再不客气点,把人季盏吓到了怎么办?”男人轻蔑的撇了一眼三哥,“你也是个蠢货,既然带着她了,就不要大摇大摆的出现,还参加些引人注目的活动,从雨崩回来你们就应该乖乖的消失,现在出来还顶着个季盏的名字,怎么?怕大家都不知道你姓季?你还纵容她,这么的不知深浅。”

    季盏听到这话,立马开口,“很了不起吗?能有多大的危险,大不了不就是死了。只要我死之前觉得我活着的日子都没有浪费掉,我这辈子也没有白活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的命还在很不值钱,看来我白来了。哦,对了,那你估计也浪费了你外婆和你妈妈的努力。”男人说。季盏一听这话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说着看着这个男人和三哥,“你们一个个都大言不惭的说着我外婆和我妈妈,他们在世的时候你们怕也不大吧!你们认识吗?就算你们知道我家的事情,那为什么不告诉我呢?这么神神秘秘的是要干什么?装神弄鬼!”

    男人不怀好意的看着季盏,“是!我就是要装神弄鬼,我还就不告诉你了,你想怎么样!我现在就一句话,你是想死还是想活?”

    三哥看不过去了,拉过季盏,“季盏,你听话点,奶奶把你交给我就是为了让你安全点,我们现在没有能力跟季家对着干,我们甚至连季家人的情况都没有摸清,很多事情我也是不知道的,但是你现在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三哥看了一眼男人,“你来的时候注意情况了吗?”男人看了一眼三哥,“当我是你吗?谁都不知道我来了。现在你们要做的是,别让别人知道你们搬家了,要让他们知道,你们住在这里哪里都没去,明白吗?你装几件衣服就行,什么都别带。”

    等季盏拿着行李下楼的时候,被迅速的拖进了一辆绿色的吉普车。三哥一上车就啧啧出声,“这车怎么搞到的,玻璃都是防弹的,哪个部队搞出来的?”男人戴上墨镜突然问季盏,“你手头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季盏很奇怪的为什么话题瞬间转到了这个上面,“你问这个什么意思?”三哥推了季盏的头一下,“傻丫头,他要帮你赚钱,赶紧的把你的钱都交给他,你的生活费我负责了。”男人笑着看着三哥,“就你?你那个旅行社还没垮?”

    “你当就你会赚钱吗?不好意思还真没垮,还多了好几家分店,我这还有一个妹子要养,哪有那么容易就垮了。”三哥轻描淡写的说到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坐在车的前面,季盏一个人拖着行李坐在后面,说是行李也就是寒碜的拿个大塑料袋把衣服装起来了而已。季盏听到三哥这话,“我不需要你养,我有钱,我手头有30万。”

    男人通过后视镜看着季盏,“你个蠢丫头,你知道你卖掉的那套房子现在价值多少了吗?至少70万,30万就把你打发了,你还自鸣得意。”

    季盏被骂的脸色一白,男人继续说,“把你手头的30万都给我,我帮你投资。”季盏有些举棋不定的看着男人,要知道这是她全部的身家,万一要是出了问题,季盏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赚钱让自己活下去。

    三哥似乎看出了小丫头的担心,“给他吧!没事,他要是把你钱亏了,我也会让他连本带利还给你的,而且他也不那么轻易的亏。”

    季盏本来还有些犹豫,自己并不求大富大贵,只求安稳的活下去,把自己的事做完。但是男人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季盏瞬间动摇了,“你要是想跟季家对抗,又或者了解季家的情况,那么钱是不可缺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就打在了季盏的软肋上,季盏终于同意了。季盏看到大院门口站着两个小兵的时候才意识到,他们的车居然一路驶进了军区。

    三哥面色凝重的说,“你确定军区安全吗?”男人摇摇头,“我只能确保她在这里不会轻易的死掉。”

    男人把季盏他们带到了一栋家属楼前,然后上了六楼。季盏敏锐的注意到,家属楼前有个监控,男人在门前没有回头的对季盏说,“门后的猫眼装有微型摄像头,一般情况有人在楼道出现,房内的监控都能看到,请你们务必弄清楚。房间里的电话装有内线,我经常会不在,但是一旦出问题,拿起电话不用拨打,只需要占线,我就能立刻知道,同时,我要强调要是某些人用这种方式骚扰我,我抓到了打死。”

    季盏没想到男人会将一切布置的这么妥帖,本来对男人极差的印象缓和了几分,等三个人都进了房,季盏发现这是一套三室两厅的居室,装修的淡雅而有品位,男人指了指三间卧室中间的那一间对季盏说,“哪一间是你的,剩下两件,二愣子随便挑一个。”

    季盏张了张嘴想说谢谢,话到了嘴边,却不知道怎么开口,有些木讷的站在那里。男人突然皱眉看着季盏,“你刚才通灵了?”

    季盏听到这话有些奇怪,摇摇头,“没有,刚才并没有用灯。”男人在沙发上坐下,打量着季盏,继而笑了,“没想到你还算有点灵觉,灵觉突然自己开了。说说,你刚才去哪里了。”季盏不明白男人究竟在说什么,什么叫开灵觉。“刚才去了孙法医家,然后去了趟物业查监控。”

    男人听到这里有些不耐烦,“说重点,你做梦了吗?”季盏有些奇怪,突然想到自己在物业那做的梦,便简单的说了一下。男人想了想,“二愣子,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地方?”

    三哥也坐在沙发上,两只腿还悠闲的放在茶几上,“是啊,你这次来顺便也帮忙看看,究竟是个什么手笔。”

    男人看了下手表,然后从公文包里拿出个ipad,一边打开股市,一边说,“季盏对吗?你现在需要训练灵觉,我会安排人帮你训练。”说着扔给季盏一个手机,“我会用这个电话给你联系,我的号码在第一个。对了,忘了告诉你,我叫丁一天。”

    男人把这里安排妥当,第二天就飞了上海,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。季盏陡然有些莫名不知道自己再干什么,三哥这两天倒是过得很爽快,男人虽然看着非常的霸道不容人拒绝,但是又非常的细心,冰箱里放着各种各样的食物,绝对不会让人饿死。不过每次看到自己的房间,季盏都要怀疑男人的品味,因为自己的房间居然全部是各种hellokitty的物品,连书桌上那台电脑都是。

    季盏看着手边只有一个电话的手机突然想起自己那部老旧的诺基亚,很多天没开机了,季盏索性把那个手机拿了出来,发现没电了,插上充电器就开了机,突然就蹦出好多条未接电话的记录和短信,瞬间个破旧的手机就有点扛不住,死机了。

    季盏还在感叹的时候,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,季盏一看是林森就接了起来。“季盏?你出了什么事?你现在在哪里?”那头传来林森焦急的声音。季盏有些赧然,“我搬家了。”电话那头沉默了半饷,突然就传来了压抑怒气的回答,“你搬家?你为什么不告诉我!你知道我多担心吗?我还以为你被人绑架了!你知道我这两天都不敢离开局里,我生怕有人打电话报警!你就一句搬家了了事吗?”

    季盏叹了口气,“我现在很安全,抱歉。案子进展怎么样了?”林森在那头叹了口气,“你就只有案子问我吗?好,我告诉你,张汉生的同伙王翔死了,上吊,现在在等验尸报告。死在了离这很远的外省。”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相关阅读: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引魂灯》,方便以后阅读引魂灯第三十章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引魂灯第三十章并对引魂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